子安于水上

与生不来,流水向东。

我就是一个明明没看过多少武侠小说,还总是想写武侠的人。

上一次写武侠还是蔺靖,两年前的事了,写得很烂,我自己都受不了,现在贼心不死,继续祸害新墙头。

【巍澜衍生/傅红雪X真水无香】江湖公害(武侠,扯淡向)

设定:曹光穿越了,傅红雪成了背锅侠,花白凤没死,叶开和丁灵琳归隐。其余都是扯淡。

随便写写,自娱自乐。



曹无香其人,生得模样端正,谈吐像是读过书的。

单看他那张脸,活脱脱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却不知怎的流落到此处,在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里做起了跑堂。跑堂的穿不上什么好衣服,粗衣麻布混着挥散不尽的菜油味,天不亮随意往身上一裹,又是累死累活的一天。


客栈里每日来往少说也有百人,凡是来吃饭留宿的,都知道曹无香有两个毛病:眼神不好和话多。因掌柜总是拿这两样骂他。


那掌柜姓柳,表字惜风,读出来姑且风雅,他却长了个十成十的地主...

《走火》里原本打算暗搓搓塞点铁三角的故事,伏笔都埋完了,偶然看到官宣忽然很方且内心复杂。朱老师演吴邪我能接受,我吃了好几年邪瓶最多是许多喜欢的cp攻都长着同一张脸,但张起灵谁来演,我真的……(。
还是假装没看见,填坑算辽。

我,要么啥也不写,要么写不过来。每个脑洞都想搞,最后都没搞完。

【磊昊衍生/黎簇X秦风】走火(ABO,02,假破镜真重圆,日后开小破车)

梦见有人用《让酒》剪黎秦的爱慕微,然后梦醒了,人哭辽。有点擦边,假如被屏蔽了麻烦评论里通知我一下。

前文:01


02


花洒水流如注,秦风在次卧正好听得一清二楚。


他买这套房子本来是打算接奶奶过来一起住,老太太却以搬家怕生活不习惯,没有邻居聊天为由给推拒了,致使次卧久久空着,平日房门紧闭,除了寥寥几件家具,只有床上全新的床垫能勉强撑个场面。秦风少交朋友,亲戚也不多,一直以为这间房左右也就能等来满世界跑的唐仁,未料先来的却是黎簇。


虽然是不请自来,黎簇总归算客。秦风在他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只能把人打发到浴室去洗澡,趁着这段空档,把那位小爷的床先铺了...

【楼诚】建国前可以成精 四

时隔两年估计已经没人记得这篇垃圾文章,这次的更新其实已经在电脑里躺了有一阵,干脆写完发了。现在的风格和以前差别很大,尽量写得与前文不太突兀(。


前文:01-20 21-40 41-60 番外一 番外二(雷) 蔺靖姐妹篇


61

月老前脚进院子,后脚头一抬,险些没闪了脖子。

哎呦我去,之前不是还说要跟明楼捉妖吗,人界妖怪恁老多,这就完事儿了?

明诚从树上纵身一翻,落到地上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多日未见,您这口音渐浓。


62

俩人随手抽了跟红线,往门口一坐,熟练地开始翻绳。

捉妖的事儿得往后延一延,大...

【磊昊衍生/黎簇X秦风】走火(ABO,01,假破镜真重圆,日后开小破车)

警告:ABO,Underage提及,OOC,NC-17。遍地BUG,不能细想,写到哪是哪。

角色行为不代表作者三观。

诚心祈祷大家多写写这对,饿到暴风哭泣。


01


秦风觉得自己要倒霉。


他把钥匙插进锁孔的瞬间,这个想法突如其来,从心上刮过,风卷残云,手上开门的动作不由得为此停了下来。三伏天刚过,午夜的凉风无孔不入,楼道里的窗户不知道被谁给打开了,一阵萧索把挂在手腕上的塑料袋吹得簌簌作响。


好像这就是个暗示,他倏地心烦意燥,站在家门口,忍不住多犹豫了一下。


论位置此处偏僻,市里有开发的意思却因为资金不够迟迟未动工...

总是硬要挤上前,和街上的邂逅凑一凑热闹。

【楼诚】弃孤(极短,已完结)

本文写于《枪响》之后,剧情上没有任何关联。八百年前写了未发的小段子,今日加了个小结尾。

死灰复燃,打自己的脸,而且完全没有任何进步。


明家养过一只猫,那只猫已经死了。

猫原本是只野猫,在大街上流浪。不知是被母亲抛弃,还是被人养过又丢了,不丁点儿的一只猫崽,瘦的干巴巴,在秋末的夜风中冻得哆嗦。


明楼遇见它的时候快满十岁,司机动作利索地给他打开车门,他下车刚走出两步,余光见脚下有东西,没来得及反应就踉跄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差点踩着猫尾巴。小猫被吓了一跳,跑开老远,扭头盯着明楼,一动也不动。

那时候的明楼就是孩童心性,见了小动物自是喜欢的,便也一动不动,...

【楼诚】两篇PWP旧文的补档

二月份的时候微博炸号的那些人里也包括我,所以之前在微博发的外链都翻车了。之前偶尔登录都是用来备份其它内容,没有注意查看消息。最近重新用回了LOFTER发同人,才发现有人在找补档。

新链接直接是车,原帖链接是原本的预警和其它。

镜影重欢 新连接 LOFTER原帖

弑瓷 新连接 LOFTER原帖

打扰了

收拾文档的时候刚好在电脑里发现了没写完的建国前。

我还是看看什么时候能写完,更了吧(。

【盾铁】寻常绑架事件(短篇完结

Stony Sparks活动文,第十三期,时间旅行


事情始于二零一七年的某个深夜。


史蒂夫他们从停车场秘密潜入,萨姆不小心撞倒了大楼外角落处摆放的可回收垃圾桶。巨大的塑料方柱体敲击向冰冷的水泥地面,声音融入细雨密布的上空。旺达说她对此有不好的预感,被大家当成玩笑,没有放在心上。


假如能够回到停车场,把一切重来,史蒂夫这次大概会选择在旺达开口的时候给予充分的支持。他不想太过迷信,但考虑到现在的处境,也许萨姆在任务中撞倒垃圾桶的事件,确实是一个厄兆。


史蒂夫在漆黑的巷子深处醒来,太阳穴跳动,后颈处有寒意袭来。闪烁的黑点开始从视野...

© 子安于水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