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于水上

摊蛋爱好者。
微博@子安于水上

【流水账】上海楼诚Only · 文字repo

一个画风不定的repo。

一个鲜血淋漓的repo。

一个废话过多的repo。



拎着半空的箱子从一千多公里外的地方赶到上海,参加完展会又在第二天匆匆忙忙赶回来。自喜欢楼诚后我做了不少从前不打算做的事,事后往往会感慨或惊奇,好在一切决定归根结局,可谓幸,可谓顺利。

也多亏了同行的与来接我们的小伙伴,我没有迷失在上海。

路痴的人设可能永远不会倒了。


走在街上,又或坐在车里,偶尔经过的地方,稍打眼看去,能分辨出同往之所见些许的不同。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从机场去酒店的路上,那座高耸建筑自道路喧嚣远处现出轮廓,建筑风格比之周围较为独特,所以很是显眼。方正的窗子一行行一列列,规整地排布下来,密密麻麻布满整座高楼。墙身颜色似是偏青偏绿,但是又隐隐偏向灰旧,每隔一段距离便会被晾晒着的衣物与被子装点着,好似岁月多少斑驳,它的葱茏依旧,它的生机依旧。

离远看像一座楼宇,然后车尘不绝,它离我越来越近,变得像一座有故事的城。

很是沉稳,很是温柔。

也不知是城市感染了我,还是我的心境影响了我的眼睛。

上海呀,楼诚。

他们的故事,起点就扎根在这里。

我想,如果我没有参加这次展会,事后我会后悔难过到哭出来的。

还好呀,来了。


做摊主需要准备的事情比我想象中要多太多,感觉真正的部分还没开始,已经觉得慢慢累了。

开展前几天有小伙伴和我说你完了的时候,我认真思考了跑路的可能性。

然后没跑成。

我就和小伙伴拖着行李箱浩浩荡荡往场地那边去了。

在我觉得我们已经来得很早的时候,好多GNs已经在门口自觉排队了,大家有说有笑队列整齐,气氛非常不错。

于是我感觉我们这群拎着行李箱的人就像一群乱入和逃难的疯子。

途中有那么两三个时刻看到排队的GNs我很想往后缩一缩,再次思考起跑路的可行性,但是本着来都来了现在跑大概会被打死但是我还不想死的精神,我和小伙伴进到了楼里面。

跑路计划彻底宣告阵亡。


去过的人应该都已经感受到了,场内到底有多少人。

我右手边,乌泱乌泱的人在排队,我左手边,乌泱乌泱的人在排队,感觉除了挤地铁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排着队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了。

后来想起有东西还没买。我一开始还觉着B4-5和C1-2是斜对面,过去应该很方便的,抽个空过去一趟就好了。

啪啪啪。

展会后,做游客的小伙伴说我右手边乌泱泱的队列是情丝绕的队,左手边乌泱泱的队列是放牛班的队。

感觉当时过来找我说话的小伙伴是以掘土的方式把我挖出来的。

一瞬间感觉自己是一颗土豆。


我好像见到了很多人,但是回忆的时候自己已经像是失忆了……

本初和莉莉的出场方式有点特别。

像是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里突然冒出一个从,而且是个我一抬头突然出现的从。

很高的从。

知道我为什么全程一直坐着吗……理由是:不太想暴露身高……

如今想来,这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大家都比我高。

莉莉比我高本初比我高,蚕蚕比我高白白比我高,阿七比我高L比我高,chloec比我高壮壮比我高,haku比我高锤锤比我高,栗子比我高简装书比我高……场内比我高的人不胜枚举。

我虽然没有穿高跟鞋,但是也没有穿平底鞋。

说好的东北人人设会比较霸气呢?


好像不少人都遇到了太太们,不知道有没有人遇见小满GN。

小伙伴突然喊我说有人找的时候我还愣了一下。

来取东西送了我很有童话感的明信片,非常惊喜,非常喜欢。但是人家的东西,第一次我还给人家拿错了。

一条非常巨大,一点也不可爱的乌龙。

之前就很喜欢小满的作品,喜欢到嘤嘤嘤。

所以,我为什么对她说出来的话不是表白而是催文……


展会结束后的晚上,终于跟群里的小伙伴和小伙伴的小伙伴约到了秃黄油。

终于好好见了见小伙伴们。

顺便和小伙伴一起开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脑洞。

感觉除了秃黄油,当晚的什么都是顺便……

偷偷跟你们说,群主特别攻。


收到了不少投喂,都是你们的爱。

秃黄油奶油小方火锅底料酸辣粉等等原本只是我们群里的吐槽和玩笑,结果你们都帮我们实现了。除了吃的之外,还发现了手写表白,各种明信片和手作,通通可爱温暖到融化。

真是不知道如何感谢这种用心。

寄快递寄出大大小小五六七个箱子,快递小哥一脸生无可恋。

我们笑得非常无良。

因为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啰嗦了一大串流水账。

回来的那天小伙伴的飞机晚点了,快八点的时候她们才起飞。

好在一路平安。

我们六人坐着高铁从沪回京,回程不算漫长。

眼见着车窗外灼眼的日轮一丝丝燃尽,余晖澄荧,映着城市,映着乡村。远处的山影伴着日落迷蒙下去,渐遥渐昧。

从白日到黑夜的转变着实短暂。


太短暂了。

差点怪起春天太美好。

评论(21)
热度(53)

© 子安于水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