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于水上

与生不来,流水向东。

【楼诚】谁动了我的瓜子

标题一如既往随意(。

很久很久以前……我跟 @文件另存为 说给她repo仓鼠,结果好几个月过去了都并没有然后……不知道怎么repo于是写个小短文送她,不成敬意。其实主要是我脑子不太好。

蚕蚕的仓鼠诚太萌辣!然而我的文没有辣么萌!

设定:人类可以变为动物形态,并受该种动物的天性影响,失去对自身的控制。受何种动物影响和影响的程度由基因决定,但该变化只在身体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发生,如感冒、过敏、失血过多等。


01

教科书上说:在生态系统内,各种生物之间由于食物而形成的一种联系,叫做食物链。

简单来讲,这是由吃与被吃的关系彼此联系起来的序列。


02

明台是个活泼的好孩子。

当他不是人的时候,他是只哈士奇。

当哈士奇这三个字出现的时候,不得不再重申一次:明台是个好孩子。


03

好孩子明台在六岁的时候买了只仓鼠,不敢告诉明楼和明镜,于是把仓鼠偷偷养在教室里。养了没几天,被班主任发现,勒令立马带回家,不然就没收。

明台走投无路,终于向明镜坦白。

告诉明楼他怕被打。

明镜只有一句话。

“你养什么不好呀非得养仓鼠。”

“养仓鼠怎么了?”

“你忘了呀?”


04

明镜是一只猫。

明楼是一条蛇。

明台养了一只仓鼠。

明台是哈士奇。

怪谁呢。


05

得知真相的仓鼠浑身一抖。


06

明台养仓鼠的新鲜劲儿没等几天就过去了。

明镜生意忙,出差半个月。

明楼路过的时候发现仓鼠的两颊没有原本那么鼓溜溜,走近了隔着笼子一看,发现里面除了木屑和棉花什么都没有,于是他反应过来,给仓鼠抓了一把瓜子。

与此同时,他想起半句谚语:

黄鼠狼给鸡拜年。


07

仓鼠出生在实验室,那时他还没体验过作为一只仓鼠的生活。

科学家在“培养”他的过程中修改了他的基因序列,试图让人类基因抑制动物基因,消除动物化。七岁之前,他都没有出现该种情况。某晚,离去的科学家忘记调控他所在封闭屋的温度,他少有的从睡梦中惊醒,打了个喷嚏,发现他自己变成了一只仓鼠。

还好是一只仓鼠。

如果变成一头老虎,一头狮子,或是其它肉食系动物,他知道他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实验最终宣告失败,他被送到孤儿院,得到了一个人类的名字。但是孤儿院的生活不太美好,于是他偷吃了颗瓜子,趁人不备逃了出来。

仓鼠名为阿诚,这是他唯一认可的名字。

不是RDM-2034,不是测试67。


08

明楼与他日日相见,但是明楼不知道这些。


09

对于瓜子,阿诚有着超出人类想象的执念,在他被送到孤儿院前,有人对他的诊断是“瓜子成瘾人格”。

但是与此同时,他被检验出对瓜子过敏。

而过敏导致动物化。


10

阿诚当时还不到十岁。

人都是好的吗?

好像不。

那作为一只动物活着又有什么关系呢?


11

明楼算是个认真的饲主。

因为怕仓鼠在笼子里太无聊,所以待有空了会把仓鼠弄到茶几上放放风,自己则在一旁看着,使对方不至于摔下来。

阿诚有点感动。

他知道很多仓鼠(真正的仓鼠)都因为主人的不负责而生病或是死亡,但他过了这么久仍然活得很好,有吃不完的瓜子和出笼活动筋骨的时间。

但是,当得知对方是条蛇的时候……情况就有点复杂了。


12

起初明楼有些犹豫,毕竟如果哪天可能真的不小心把对方吃了的话,那还是保持一定距离才好。

但是仓鼠毛茸茸一小只,动起来一抖一抖,眼睛闪亮亮圆溜溜,明楼看着看着,总会忍不住用手戳一戳对方的屁股。

每到这时,对方都会转身咬住他的手指。

能感觉到,但却不疼。


13

明楼从网上看到仓鼠吃太多瓜子容易发胖,于是改喂苹果干和麦片,瓜子每周只给一粒。

阿诚不知道自己是该愤怒、遗憾还是感激。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瓜子量,他的过敏症状也仍然在持续。

不过他的笼子从客厅转到了明楼的房间里。


14

阿诚的活动范围变成了明楼的书桌,这让他知道了一些本不该被知道的事。

肉食动物化与草食动物化的两个人类群体双方各有抉择,从来都不如表面上和睦。他在实验室时就知道这些。

然而明楼要走的是第三条路。


15

后来有一天,明楼不在了,投喂阿诚的人变成了明台。

“都说仓鼠只能活两年多,咱们家这只真够长寿。”

“是啊,三年多了。”

“大姐,大哥什么时候回家啊?”

阿诚也想问这个问题。


16

离开近四年的时候,明楼回家了。

看见仓鼠笼子出现在茶几上的时候,他将手指挤进金属丝间,戳了戳阿诚的屁股。

抱着瓜子惶恐地回身,阿诚直视明楼的双眼。

“小家伙,你还在啊。”

阿诚忙丢下瓜子,拱了拱明楼的手指,将四只爪子都抱了上去。


17

可是明楼没有留下。


18

明楼在组织部遇到了个挺有趣的小青年。

说是十五岁,但长得小小的样子,还没拔高身体,看着比明台大不了多少,有一双圆溜溜、乌黑乌黑的眼睛。

他兜里总是揣一把瓜子,有时候会掏出来看看,但总也不吃。

后来,明楼被告知,对方掌握着很多有关“RDM实验”的信息,是最早一批受实验影响的“牺牲品”。

他有名字,阿诚。只是阿诚。


19

“你为什么总揣着瓜子?”

明楼好奇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这个小青年。

“我喜欢瓜子。”阿诚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吃?”

“唔……”阿诚似乎深受其扰的样子:“现在还不能吃。”

明楼不懂了。

“你吃吗?”

阿诚用左手将兜里的瓜子全都掏了出来,右手捉住明楼的食指。


20

“大哥,阿诚哥呢?我找他有急事。”

二十岁的明台已经长得很高,下楼梯时的脚步比从前更响。

摊在沙发上的蛇一动不动,没有嘶声。

明镜半是责怪:“他感冒了,瞎跑什么?”余光看了一眼明楼,又半是恼怒:“你俩倒好,同时感冒。阿诚呢?不能说话,你爬也找到他了吧?”

明楼慢悠悠挪了一下尾巴尖。

求人不如求己,明台翻了个白眼,登登登地上楼了。

满屋又找了一遍,不得所寻,明台最终回到客厅,面上表情顿失。

“大哥,你张嘴。”

明楼不依。

“大哥,你把阿诚哥吐出来。”





好了我承认这文也有病

评论(77)
热度(514)

© 子安于水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