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于水上

写垃圾故事,没坑。

【庄季】一张地毯引起的深思

极短,流水账,突发脑洞,OOC


自打季白年过三十,家里人逐渐开始插手他的人生大事。逢年过节甚至平日见面,不是催婚就是催他买房,催到最后季白不得不把每张卡上的存款都点一遍,逐轮筛选下,从最后三个备选项里挑选出一个户型交由父母过目。

两人一看,一居室,于是不依。

季白耐心解释:“再我也买不起了,干我们这行油水不多。”

“不行,你以后还得要孩子呢,怎么也得买个两居室。”季父大手一挥:“我看北湖那边新建的小区蛮好的,上下班你又有车,多的钱爸给你添。”

这下他是明白过来父母早就把地方看好了,就等他点头。

季白朝季母使了个眼色

季母又朝季白使回个眼色。

“……那谢谢爸。”

这个关节骨上,季白什么意见意义不大,反正他也没空细研究这些,以后不用再租房子住也挺好。

于是季白的房产大权就正式交接到二老手里。

他又回警队忙得天昏地暗。


庄恕认识季白的那时候,应该是季白房子刚下来那阵。

季白警队里的队员在抓捕过程中被人捅了一刀,季白跟着过来,他给季白汇报伤情的时候,对方的手机响个不停。

“你队友伤情已经稳定,这个电话你接吧。”

季白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咬着牙关,绷得两腮变形。

电话再响的时候,他还是接了。

“我这边有急事呢,装修我哪有时间。不是,您二老那么大岁数还替我操心什么装修啊,一天天累个要死。爸,我不是嫌你不中用,我是怕……不是,我,得,我说不过你们俩,你们随意,反正我住哪儿都一样,反正你俩悠着点身体就行。”

挂了电话,季白看了眼庄恕,本想道个歉或者解释一下,最终直接点了个头。庄恕也不拖沓,单刀直入开始说明起了情况,一点儿寒暄的间隙也没留。

他俩都喜欢这种干净利落。


可能是这样的人做事都高效,房子装修完因为甲醛而通风放了一夏天,等季白开始搬家的时候,他和庄恕已经好上了。

庄恕去他新家看过,说要送一套沙发作为乔迁贺礼,然而季白觉得沙发太贵重,不想收,于是庄恕一研究,改送他一块地毯。

季白说你都不如送我一套餐具,地毯有什么用,隔段时间还得洗。

庄恕答得颇有深度。

他说,你以后就知道我的好了。


季白和庄恕都是理智、务实的人,两人宁愿有话直说,有问题则解决问题,固感情上没有那么多戏剧性。

他俩是非常成熟、非常成人的伴侣关系。

不过医生和警察谈恋爱,有一点格外不好,那就是时间分配。

两人印证了鲁迅的话,时间真是挤一挤就有了。然而前提是,挤得非常用力。

随着时日渐长,彼此的秉性逐步被摸得一清二楚,吃饭看电影谈人生哲学追求理想这种花费时间又不深入的活动已经无法满足两人,于是更加深入的运动交流正式提上日程。

顶在墙上,顶在柜子上。滚到床上,滚到沙发上,滚到地上。

地上。

地毯上。

季白从余韵中恢复过来,爬起来穿裤子时忽然明白过来庄恕当初那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暗骂过后又不禁在心里为男友的计划通而鼓掌。

两人互相流氓完一本正经地坐回沙发,刑警啃着苹果看法制节目,医生闷声不吭抱着iPad翻医学文献。

乍一看都挺像禁欲人才。

季白垂着眼睛,像检查犯罪现场一样将地毯审视了个遍,然后用胳膊肘怼了怼庄恕。

“地毯沾上了。”

“送去外面洗。”

庄恕说完楞了一下,随即改口:“别,还是扔了。”

季白啧了一声:“掏钱吧,您当医生赚得多,给我换个新的。”

“你可以像我一样选择戴套。”庄恕答得面不改色。

“呸。”

接着两人继续各干各的。

过了一会儿,庄恕把iPad放下,转头往季白那儿瞟了一眼,接着把视线落向电视。

上面放了什么他丁点儿没看进去。

“地毯可以换,连着房子一起换了吧。”

“……啊?”

“住我那儿,你上班能晚起二十分钟。”

季白将苹果核投进垃圾桶里,哼了一声:“你算盘噼里啪啦打得挺响啊。”

庄恕没说话,抱起iPad滑屏解锁。

法制节目渐入尾声的时候,季白突然来了一句:

“到时候你帮我搬家。”



Fin.

评论(40)
热度(452)
  1. fripside子安于水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2. fripside子安于水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马一下
  3. fripside子安于水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 子安于水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