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于水上

与生不来,流水向东。

【楼诚】建国前可以成精 四

时隔两年估计已经没人记得这篇垃圾文章,这次的更新其实已经在电脑里躺了有一阵,干脆写完发了。现在的风格和以前差别很大,尽量写得与前文不太突兀(。


前文:01-20 21-40 41-60 番外一 番外二(雷) 蔺靖姐妹篇


61

月老前脚进院子,后脚头一抬,险些没闪了脖子。

哎呦我去,之前不是还说要跟明楼捉妖吗,人界妖怪恁老多,这就完事儿了?

明诚从树上纵身一翻,落到地上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多日未见,您这口音渐浓。

 

62

俩人随手抽了跟红线,往门口一坐,熟练地开始翻绳。

捉妖的事儿得往后延一延,大哥被人界道观的一个道长给叫走了。

现在还能有道士请得动你家那位?

唉,也不能这么说,我大哥还是挺好说话的。

明诚郑重其事地反驳,手上利落地翻出个五角星。

再说了,关爱残障人士,人人有责。

 

63

从前,明家东面有座山,名曰玉壶山。

当时天界忙着为玉帝庆生,导致人界缺少看管,妖邪横行作恶,好在一位道号清虚的少年道士横空出世,凭借除妖的本领净化一方,传颂道法,最终在山上成立道观,取名玉清观。

约是年少气盛,等平定下作乱的大小妖怪,又闻西面山上有妖,便不听劝阻,带着全身法器上路,决心除之。

 

64

大哥,大过年的,再来两圈。

不来了,教了你你还上瘾,有功夫学这个不如多练练法术。

法术可以再练呀,你做大哥的怎么不让让弟弟,阿诚,你说是不是?

大哥你别看我,我帮不了你。

最后两圈,你看大姐和阿诚哥都答应了。

不来。

你不玩就三缺一了,那还怎么打?

明楼正要回话,却闻明家四周布下的阵法金光大作,是以来者不善。

 

65

大过年的也不消停。

明诚说完起身欲去查看,没等出门,听闻外面传来一句底气十足的高喊。

妖怪,出来!有本事我们大战三百回合,本道定要分出胜负!

明家四人同时一愣。

明镜最先笑开,招呼明诚快去开门。

哎呀,真是来得正好。三缺一三缺一。

 

66

外界传闻那清虚道长虽不敌,却宁肯露宿野外,也不肯败逃离去。

约过一月有余,有人意外发现他回了玉虚观,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见那意气风发的少年道士满目寒霜,久久不肯言语。

后来不知是哪路奇人打听来的消息,也不知真假。据说,清虚道长与那妖怪大战三百回合,却接连惨败,信心挫尽,只得含恨离去。

 

67

清虚道长在世时鲜少收徒,其后每一代越发不成气候,不过百年,观中弟子散尽,穷得揭不开锅,只剩下华真道长一人苦撑。

明镜听说了这回事,回想当初也唏嘘不已,于是买下道观的菜地,种些萝卜土豆青菜玉米,也不要收成,只偶尔带着明台去观摩作物成长,学习农民伯伯播种的不易,以后切勿再浪费粮食。

至于华真道长的后继之人,谁也不太清楚。

 

68

明楼不认识什么声称是华真道长亲传大弟子的润光道长。他甚至不知道明家在玉壶山上有块地,要不是对方找上门,估计明镜自己也把这件事给忘了。

但这总归是明家的产业,岂能容忍别的妖孽作乱。再者说,明镜让他去看看,姐命难违。

倒是明诚,听说只是个花妖,嫌没意思,说什么也不愿意一起去。

 

69

华真道长是我舅舅,我年轻时随家父做生意,结果好心办坏事赔了不少钱,家父说我没出息,不如去种地,于是就把我送到我舅舅这儿。舅舅前些年不幸离世,正好由我继承他的道观。您也知道您家那菜地,土好水好,现在来了一个花妖,说是看上了,要用这块地培养他的徒子徒孙,唉,如今道观就靠卖卖菜维持生计了,现在突然说都要种上花,您看看,这不是送我上绝路吗?

明楼被唠叨得心绪烦乱,加快了腾云的速度。

我吧,其实不是什么正经道长。捉妖念经那套我都不会,也没人叫我道号,我俗名梁仲春,今后您可多担待。

 

70

一妖一人落地到道观前,明楼审视一番,将目光停在两侧的对联上。

上联:欲修仙道先修人道

下联:偷菜小贼臭脸不要

梁仲春顺着明楼的视线望去,恍然大悟。

那是我舅舅改的,原本的下联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横批:穷富都过

梁仲春怕明楼误会,忙不迭地解释。

那也是我舅舅……

华真道长真乃道家神人也。

 

71

明诚送走月老便无事可做,于是出了趟门。

他看着市口的告示栏上尚留一空位,又想到先前和明楼约好的捉妖之事,于是心生一计。

眨眼间,告示栏上显现一张纸,上书:即日起免费捉妖,凡有需要者,将请求写于纸灯上,午夜点灯即可。

左思右想觉得语气不够亲和,于是再次捻诀,加上一行署名。

想做好事的捉妖人士留。

 

72

这边厢,明楼和梁仲春进到道观里面。梁仲春给明楼泡了茶叶,两人谁也没喝,寒暄两句,就去了道观的院子。

走到半途,明楼就被花香熏得打了个喷嚏。

道观的院子不大,但是连着后山。明楼看着那漫山遍野争奇斗艳的花花草草,一时竟说不出话。等他一回头,梁仲春没了影,趴在井边上开始打水,脸上如丧考妣。

你做什么呢?

到点该浇花了。要是出了事,那妖精能把我最后两颗白菜从地里刨出来。

 

73

明诚回家时明镜不在,只见明台在桌子上趴着,无精打采。他随口一问,只见明台可怜巴巴抬起头,哼哼唧唧,明诚这才发现对方脸上不对劲。

你干嘛去了?

扑蝶。

啧,你那张脸还能是被蝴蝶打的?

闻言,明台下意识抬手去摸,碰到伤处迅速收手,龇牙咧嘴,小声吸了一口凉气。他又皱起眉,试图做出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配上一脸鼻青脸肿着实令人不忍直视。片刻过后,明台深吸一口气,欲言又止。

明诚眉毛微挑。

得,还真是被蝴蝶打了。

怪事还真是年年有,几千年道行的麒麟瑞兽被蝴蝶给欺负成这样,多新鲜呐。

 

74

那花妖不在,明楼左右也是等,便坐下看梁仲春先是浇花又是除草,忙得浑身是汗。

没过多久,只听后山传来梁仲春一声令天地众生心悸的哀嚎。

又惨又长。

哎呦喂!我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的如来佛祖!究竟是谁臭不要脸,竟敢糟蹋我家玉兰!我家芍药!我家牡丹!我家娇嫩欲滴的小凤仙!

明家大宅里,明台捂着肿起来的脸,小心又小心,忍疼打了个颤颤悠悠的喷嚏。

 

75

明台早几日腾云路过玉壶山,见山间飞禽走兽哀鸿遍野,着实于心不忍,遂落地。打听后得知近年有一混世花妖带着弟子蝴蝶精驻扎到此地,导致全山上下香气熏人不说,凡有破坏花株者,无论有心还是无意,尽难逃一顿毒打。

好歹也是千年道行的麒麟瑞兽,岂能容忍别的妖怪在明家周围的山头上作孽。明台当即振臂一呼,说要为大家当家作主,而后独自踏云去了据传两只妖精修炼的道观后山。

为增气势,他身化原型,无奈四蹄巨大,落地时踩到一片花花草草,稍微转身,尾巴就抽折了玉兰花的花枝。他只见眼前青光一闪,还没来得及看清来者何人,就被大风往后掀了个跟头,压倒一株牡丹花。

旁边还有两颗长势喜人的大白菜。

那姑娘眉眼清秀动人,身上却一股毒辣劲,上来就要动手打人。

明台是个天生祥瑞,头顶紫气密到瞎眼,身披彩霞满三界招摇的主,大多妖怪见了他就跑,遇见的神仙更是知他来历,凡事哪怕他有过错,也要冲兜率宫和明家的面子忍让三分,向来没见识过冲过来和他较量的“歹人”。他站稳了,打眼一瞧,还是个身形纤巧、明媚娇艳的女子。许是修炼的年月尚差些,能叫人看出原型,正是百兽口中所说的那只小蝴蝶精。

要说名气大呢,有好处也有坏处。明台一千多年没和人正经打过架,近百年更是把修炼之事耽搁了,对自己的实力不清不楚,心中一慌,竟落了下风。

若非那蝴蝶精见天边红光大作,闪身离去,他还真不知如何收场。明台对那蝴蝶精既心生钦佩又恨得牙痒,好在四下无人,没人见到他的狼狈样。

他不由宽心得意,嘴一咧。紧接着,只听“啪嗒”一声。

芍药的花枝在他脚下断成了两截。

明台环望四周。

这用赔吗?不用赔我可走了啊?

 

76

明镜回家后表示她今天跟何仙姑新学了个菜,晚饭要露一手,让明诚把明楼叫回来。

明诚乘云而起,朝玉壶山的方向飞去,未料迎面来了老熟人。他心中估算片刻,发现确实也到了对方遛狗的时间。

二郎真君,好久不……

他话没说完,只见二郎神三只眼睛齐刷刷朝天翻起白眼,叉腰路过,恶声恶气。

狗!不!卖!

……行吧,您慢走。

 

77

梁仲春对着白菜催人泪下的肺腑告白大有没完没了的趋势。天上百八十路神仙被他哭了个遍,封神榜上的名字一个没落下,能从道教哭到佛宗不说,论资排辈,长幼有序。

明楼被他哭得脑袋疼。

既然能找到自己,也算因缘得当,不缺机遇。明楼心想,这人的好记性要是愿意用在修习法术上,早就入了仙籍,怎么说也能混个下仙当当,在南天门吃口闲饭扫扫地,或是帮太上老君清清炼丹炉里的炉灰。自打孙悟空大闹天宫,天庭上再没人翻出几个水花,着实无趣。那群神仙安稳日子过久了,多喜欢装腔作势,全然不顾民间疾苦,才导致人界管制松动,让妖怪又有可乘之机。就是这种业务水平,还想撬明家的墙角。明楼想来想去都看不顺眼,不如找机会给梁仲春点拨一二,送上天去。

他一展乾坤袖,从中掏出把瓜子,寻思这等打算,还是要问问明诚。

明诚要是肯和他一起过来就好了。真是孩子大了翅膀硬了,再也不是从前听话乖巧的小阿诚了。

他心里念叨,一抬眼,见明诚从天上悠悠飘下来,落至地上,稳稳当当。

明诚长腿一迈,来到明楼的身边坐下。

这位道长嗓音洪亮,功力深厚,大有让人血管崩裂的效果。不如送上天庭,帮二郎神喂喂狗也是好的。

 

78

明诚,心思细腻,待人周道,对外雷厉风行,对内关怀体贴。

就是吧,超级记仇。

 

79

梁仲春哭声忽止。

明楼与明诚抬头远望,只见天边红光大亮,其中包裹两个人影,直直降落在道观的后院中央。

明诚眉头一皱。

那不是……

明楼点点头,面色黑沉,嘴角含笑。他拔高音量,风采悠然。

还道是何方小花妖胆敢到我明家周围的地界作怪,原来是你王天风。怎么?昆仑容不下你了,跑到玉壶山这种小山头委曲求全?

王天风目中生寒,冷笑一声。

委曲求全?我这叫妙手回天,及时脱身,到是你固步自封,孤陋寡闻了。

明楼眉毛微挑。

还没听说?昆仑山的主人重新现世,忽然要把几千年的房租一次性收齐。阐教那些人住哪不好,非要住昆仑,还住出了名气,现在哭得比这姓梁的小道士还厉害,声震九重天,把玉帝和王母掀了个跟头。听说太上老君被烦的不行,已经下凡帮着那群徒子徒孙求打折了。

 

80

据说,昆仑山圣不仅阔别千年重新现世,更是入世已深,接地气的很。

不仅如此,已有了建门立派的打算。

头号大弟子,是棵风骚的茄子。





因为这次更新的内容比较乱,解释一下。

清虚道长去明家捉妖,赶上三缺一被拉去明家打麻将了,输了好几圈,心灰意冷。他几代后的弟子华真道长是梁仲春的舅舅,特别穷,负责给明家种菜。润光道长梁仲春继承道观后照样种菜,更穷了,还要被王天风压榨,地都被挖了只剩下两颗大白菜,王天风还逼他种花浇花。

总有一天王天风的谜底会结开,他是只花妖(。这个设定其实在“梁仲春也不是铁拐李”的那个瞬间就决定要写了。

小蝴蝶精是于曼丽,看见明台把自己未来的师妹和师弟(?踩了,一怒之下打了明台。

重新现世的昆仑山主人就是赵云澜。有的人可能不知道赵云澜是谁,但不知道也没关系,对本文没影响。前一阵发了篇巍澜的同人,当时看到好多在楼诚圈熟悉的ID,谢谢姑娘们还记得我。结尾算是彩蛋,有机会可能会根据这个彩蛋写点啥。

还有哪处没看懂可以在评论里问,下次更新见

评论(20)
热度(90)

© 子安于水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