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莱席安

微博@深水子安

【黄志雄X曲和】故有相逢 (完)

黄志雄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睫毛的阴影扫在脸上,清晰无比。光与影都是他一个人的,肌肉没有组织表情,包裹着骨骼摆出一个颓唐又顽固的姿势,如同沉寂在深海的旧船锚,看着四周鱼群游嬉,孤独又不孤独。

他面前的桌上已经摆了许多空掉的酒杯,酒杯被危险地摞成高塔,歪成弧线,仍然屹立不倒。

成为背景远比融入人群来得不费力气。

时不时有人往他桌子上放几杯酒,站在一旁看他将之饮尽,在收获一阵尴尬的沉默后,第无数次悻悻离去。

酒喝得黄志雄泛困,他眯着眼睛歪倒在椅子上,鼻尖有些发汗,恰逢此刻一个哈欠破口而出,眼角挤出两滴泪水,他眨了眨眼睛,胡乱用手将湿意擦掉。

放下手时,他才注意到桌上摆了两杯酒,桌对面坐着人。

二十出头的青年,东方人,体型偏瘦,身量高挑,肩膀有些塌,乍看下有些没精神,仔细打量,能在他皮肤下发现一丝丝游走的窘迫。

青年的眼部线条圆滑周顺,浓眉,发型沉闷,若是在白天应该是个长相端正好看的男人,涂抹上酒吧暧昧妖冶的灯光,青年眉眼倒显浓艳起来,与他的姿态极不相配。

一个格格不入的入侵者。

黄志雄把目光移到对方的衣着上,灰色的衬衫外面穿了件藏蓝套头的运动卫衣,拉链开了一半,露出三颗衬衫的扣子。

怎么看都不像在这种酒吧里嬉戏人生的人。

对方见被发现了,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嘴皮动了动。背景乐震耳欲聋,黄志雄眼见对方的表情变了几番,说给自己的话却是一句也没听见。

两人隔桌相望,一时无言,黄志雄是习惯了被人用各种眼神盯着看的,最终还是桌对面的人先避开了视线。他没有兴趣知道对方来意,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欲望,本以为自己的冷淡会叫对方像所有人那样生出退意,却见对方挪了挪椅子,反倒离自己近了些。

“你是中国人吗?会说中文吗?”

黄志雄这回听清了,他点了一下头。

“酒保说只要把你喝趴下,就免我们那一桌的费用,我同学非要我过来试试,我原本不想的。”

“你要和我喝?”

青年愣了一下,点点头。

“这家酒吧的老板跟我认识,他让酒保跟每个外地人都这么说,我之所以在这里,就是因为没人喝得倒我。最后你酒钱照付,为了喝倒我反而买了更多的酒,花更多的钱。”

对方还是一付愣头青的样子,黄志雄忍不住又加上一句。

“看你年轻,又是同胞,我不骗你。”

“咱们打个商量行吗?”

青年开始从自己身上的口袋里翻找,最终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纸币和三四枚硬币,全都被放到了黄志雄面前。

“这些钱我都给你,你帮我装醉,我……”

“曲和,你他妈要是不行就提着屁股滚回来!”

青年顺着声音回头,挥手示意对方别管,脸上还带着笑,等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舞动的人群里,又转回身吐出一口气,脸色阴沉,认真地看向黄志雄。

黄志雄心里估计了几个可能。

他清点了一下桌上的金额,然后把钱都揣到了兜里。

“你走吧,我知道了。”

青年似懂非懂。

“我答应帮你,还不走?”

对方站起身,看向桌上两个未空的酒杯,面露窘色。

“那这酒你还喝吗?”

“喝。”

黄志雄拿起其中一个酒杯一饮而尽,抬头看向对方。青年紧张地吞咽了一下,低着头落荒而逃。青年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干净的像是从没来过,黄志雄将另一个杯子里的酒喝光,手撑着桌子摇摇晃晃站起身。

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的变化,仿佛人的存在只如一粒尘埃。

黄志雄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不为此伤感。


“先生,你们这桌今晚的费用可以免了。”对方的英语带着浓厚的口音,曲和皱着眉分辨出意思,随即微微睁大了眼睛。

“那个人呢?”

曲和作势要站起身。

“谁?”

“就是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我,咳……我喝倒的那个?”

对方突然醒悟过来,露出微笑。

“他说他喝多了先回去,刚刚人已经走了。”

曲和茫然地向服务生说了谢谢,内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冲动。

他留下一句语速快的几乎无法辨别的“不用等我”,抓起外套头也不回地飞奔出酒吧,沿途撞上不少人,几句听不懂的埋怨和咒骂被他甩在身后。

酒吧外的街上空无一人,晨光初显,星光也没有那么亮了。曲和孤身站在门口,冷风一吹顿时清醒了许多,有些遗憾,同时又感到庆幸。

毕竟没什么好说的。

他沿着道路一直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远,最后到达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广场。

曲和错愕地张开嘴,发现原本想找的人站在广场的中央,仰着头闭着双眼,脚下微微打晃。太阳彻底升了起来,金色将对方的轮廓描绘地耀眼辉煌,如同一团可以触摸的火光。

于是走上前的那几步,也就不那么艰难了。


“你在想什么?”

话一出口,曲和立刻为自己的唐突感到后悔。

黄志雄睁开了一只眼瞄向曲和,本想回话,却只从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咕哝。他深吸了一口气,清晨的冷风被他吸进肺里,驱散了一些浑浊的酒意,喉咙有些收紧,却让他清醒了许多。

“在想我要去哪儿。”

“我是你在酒吧里遇上的那个人。”

“我知道。”

曲和皱了皱眉,不知道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

黄志雄把两只眼睛都睁开了,定定看向曲和,脚下也不再打晃。

“你想把钱拿回去吗?”

曲和一愣,然后摇了摇头。

“给你的就是你的,我不要。我就是沿着路一直向前,走到这里来了,莫名碰上你。”

“我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曲和觉得心里有些痒。

“我和同学是来旅游的,明天中午就回去了,你在这儿住?”

“我住哪儿?”

黄志雄打了一个哈欠,紧接着就是一哆嗦。他知道自己身上酒气熏人,然而曲和身上里外套了三层,一看就暖和,自己的大衣下面只有一件衬衫,风吹即透,看见暖和的就渴望,忍不住靠近了一些。

他跟自己说,一个酒鬼,哪里分得清什么是清醒,什么该做不该做。

曲和倒是没有被冒犯到,扶着黄志雄的肩膀,生怕对方摔倒。

“我哪里知道你住哪儿?”

“也是。”

黄志雄推开曲和,站直了身体,将双手插进兜里。

“你人生地不熟的,知道怎么回去吗?”

“知道,我认路。”

“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黄志雄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就像是踩进云朵里,步履越发虚浮。曲和看着对方的背影,不知如何接话,却又不想道别。

“我叫曲和。”

脚步停了下来。

“我叫黄志雄。”

他没有回头,抬起一只手挥了挥,两步一晃继续向前走。

曲和本想问“志雄”具体是哪两个字,想了想又觉得无所谓,于是作罢。

黄志雄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曲和的视野里,曲和在风中站了一会儿,不觉得寂寞也不觉得冷,心里有些窃喜,嘴角忍不住挂了笑意,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他不急着离去,干脆找了一张长椅坐下,看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来往不息。

没人朝曲和的方向多看一眼,仿佛这个活着的人已经融入进一个没有生气的背景,不再属于人群。

曲和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低头随手掸了掸裤子。

几不可见的伤感被他从膝头赶了下去。

他不想计较得失。



评论(34)
热度(162)

© 亚莱席安 | Powered by LOFTER